当前位置: 龙里惟忻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 公司动态 > “停歇交易”几个月,客村这条美食街还剩下什么?

“停歇交易”几个月,客村这条美食街还剩下什么?

发布时间:2020-06-03 07:02     来源:龙里惟忻展览服务有限公司    点击:

原标题:“停歇交易”几个月,客村这条美食街还剩下什么?

从地铁三号线客村站一出来,穿过嘈杂的珠影星光城、丽影广场,就晃到了艺苑南路,和隔壁的商业区迥异,这边处处起伏着安详的市井生活气息。

七台河嘉奢电子有限公司

三分钟即达地铁,楼下拥簇着一整条嘈杂的幼吃街,这边是许众初来广州打拼的异域人落脚的第一站, 仅两条车道宽的马路,装下了众数租客的的芳华回忆。

但疫情平复之后,许众商铺面临着休业,那些熟识的幼店,还在吗...

疫情之后的艺苑南路,现在怎么样了

众少人喜欢艺苑南路,喜欢这边的阳世烟火气。印象中的艺苑南路,从白天到暗夜,人流不息。

via. @hym.1

外卖员舒徐的电铃声、肠粉店氤氲的蒸气、趿着拖鞋安详走街串巷的本地居民和一块儿此首彼伏的微信到账挑醒,构成了这个广州最有特色的街道。

via. @hym.1

自今年2月份最先,这边仿佛被按了停歇键,疫情之后的艺苑南路,现在怎么样了呢?

原本嘈杂的食街,挨近一半都关门休业

从街头到巷尾,这条不到1公里的食街,折半都大门紧闭。

卷帘门上红底白字的旺铺转让,不声不响的外述着这条街的衰亡。

忙到脚不沾地的外卖幼哥,闲了下来

午后下昼茶时刻,本该是奶茶店最忙碌的时间,这条街的阴冷处荟萃了一票外卖幼哥,懒洋洋的座谈打发时间。

“比来的单益少哦。”

“是啊,比去年少了一半,赚得也少,今年真难。”

冷清的街道

临近放工时刻,街上走人渐众首来,但较去年人流量还是清晰少了许众,这还是吾印象中的艺苑南路吗?

熟识的幼店,还在吗?

以前每天放工路过艺苑南路,都在懊丧夜晚翻哪家幼吃店的牌子,毕竟住在艺苑南路的人,从不必要做饭。现在街上店铺空了大半,那些家常味的幼店还在吗?

-金苑海鲜酒家,还在-

老字号金苑海鲜酒家,老广得闲饮茶的益去处,装修看着破旧,出品不息都保持得安详,自立点餐的模式在现在的广州是越来越稀奇到了,尽管受疫情的影响生意并未恢复,却依然坚挺着。

-潮汕夜豆浆,还在-

潮汕老板开的子夜豆浆店,进出都是胶己人,招牌的普宁肠粉陪着老客村人度过了一个个坦然长肥的子夜,众少人在这家店看过早晨2、3点的艺苑南路。

-大王鸭货,公司动态还在-

平时去帮衬的大王鸭货,每天11点按期稀奇出炉,价格不贵又很正当老广的口味,幸益它还在。

-石磨肠粉,还在-

占有街头最益 位置的石磨肠粉店,平时里去来最众的就是隔壁珠影的员工,不必要走太远就能吃到清洁美味的肠粉,这成了他们固定的员工食堂。

-顺寿司,还在-

夹缝中生存的袖珍mini寿司店,细数在艺苑南路也挺直不倒做了五六年,寿司从最最先1.5蚊到今天,几乎没太涨价,还是很抵吃。

-这些饮品店,还在-

-党公,搬了-

这条路上岁首最久的党公甜品铺,一碗平靓正的五色豆花是街坊公认的夏天消暑神器,疫情之后,搬到了街头新址,新环境固然不如旧店有韵味,益在豆花的味道并没变,前去打卡的幼友人仔细不要扑空了。

这次重走艺苑南路,并未见到熟识的老面孔钵仔糕、老桂林米粉,就连周记乳鸽皇、林林牛杂、幼野寿司,怡园烧味餐厅,早在年前就逐渐淡出了这条宵夜江湖,有些店,错过了就很难再遇见了...

别抹失踪,艺苑南路的烟火气

在艺苑南路,随时随地都能发现广州最实在接地气的一壁。20年间,众少高楼平地而首,这边还是如故,老旧的居民楼被风雨腐蚀,街道斑驳出岁月的痕迹。

主街生气勃勃,但逐渐深入到巷尾,这边又是另一片坦然平和。午后,只听得见缝纫机做事的嗤嗤声,一方幼天地里挤下了露天菜摊、饲料店、改衣铺。

重游艺苑南路,这的马路还是不太宽,路过垃圾场时味道还是不走描述,但 时间会过滤失踪不益的东西,留下的都是优雅回忆。

仰头就能看到的广州塔,是众少栖身于此异域人梦想的缩影啊。

置名誉不了众久,这条 街道就能逐渐恢复元气,等空置的店铺不息入驻新的店家,艺苑南路的烟火气又能重新回来了...

“今日话题”

在艺苑南路

你留下了哪些稀奇回忆

迎接评论下方留言通知吾

文 | 幼张儿

片面图源自 @hym.1

  此前在汽车圈流传的一则收购传闻最终变成了现实。

(原标题:外媒:解封措施激起乐观情绪 利好全球股市)

原标题:天气炎热胃口不好,那是你的菜没做好,看潮汕妈妈做的鸡腿饭,馋

原标题:男子觉得理发店太贵,自己在家给金毛做造型,做好后让人辣眼睛

上一篇:哪些地方,旅游去了一次还想再去?    下一篇:都市慢生活|在四相符院头,摆着Pose,涮火锅!    

相关站点

相关站点